有诗门户

有诗歌,有生活

登录

找回我的密码



最新主题
» 《2013的诗:郭帅领/破胡》
2014-01-13, 14:52 由 郭帅领

» 《无题(外四首)》
2013-10-01, 19:26 由 郭帅领

» 《夜色(外四首)》
2013-09-22, 12:45 由 郭帅领

» 《时光,下午及省城》
2013-09-22, 12:40 由 郭帅领

» 锦瑟(唐 李商隐) 另类解读
2013-09-22, 12:06 由 郭帅领

» 《望穿秋水》
2013-08-17, 09:22 由 郭帅领

» 《兄弟書》
2013-08-17, 08:42 由 郭帅领

» 《换一种风格》
2013-08-17, 07:59 由 郭帅领

» 《故事里的事(后续)》
2013-08-17, 07:13 由 郭帅领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锦瑟(唐 李商隐) 另类解读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另人

avatar
论坛注册
论坛注册
2013.08.26 锦瑟(唐 李商隐) 另类解读

                      --叶惠成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一  李商隐简介
 
他的一辈子却活得很尴尬,很艰窘。《旧唐书》说他“坎壈身”。“坎壈”,大约为磕磕绊绊,跌跌撞撞,沟沟坎坎,连滚带爬的意思。所以,才高命薄,屡受挫折,郁郁不得志的他,便盛年早逝了。
 
他只活了47岁,当然,太短命了一点;否则,会有更多的好诗,留存后世。这首天鹅之歌,约作于公元858年的荥阳,不久,诗人就在他的家乡,抱恨离开人世。人故去,诗长存,一千多年来,口碑流传,家弦户诵,任何一个读点旧诗的中国人,无不知道这首绝唱。如此的身后声名,大概才能称得上真正的不朽。《锦瑟》,是李商隐的代表作,爱诗的无不乐道喜吟,堪称最享盛名;然而它又是最不易讲解的一篇难诗。自宋元以来,揣测纷纷,莫衷一是。
 
   
二  典  故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汉书郊祀志上》:"秦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为二十五弦。
 
华年:盛年 望帝:周朝末年蜀国的君主的称号,传说他死后,魂魄化为鸟,名杜鹃,暮春
 
而鸣,也哀痛亡国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庄生句:《庄子齐物论》:"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望帝句:《华阳国志蜀志》:"杜宇称帝,号曰望帝。……其相开明,决玉垒山以除水害,帝遂委以政事,法尧舜禅授之义,遂禅位于开明。帝升西山隐焉。时适二月,子鹃鸟鸣,故蜀人悲子鹃鸟鸣也。"子鹃即杜鹃,又名子规。蔡梦弼《杜工部草堂诗笺》一九《杜鹃》诗注引《成都记》:"望帝死,其魂化为鸟,名曰杜鹃,亦曰子规。"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沧海句:《博物志》:"南海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绩织,其眼泣则能出珠。"《新唐书狄仁杰传》:"仁杰举明经,调汴州参军,为吏诬诉黜陟,使闫立本如讯,异其才,谢曰:'仲尼称观过知仁,君可谓沧海遗珠矣。"
 
 
蓝田句:《元和郡县志》:"关内道京兆府蓝田县:蓝田山,一名玉山,在县东二十八里。"《文选》陆机《文赋》:"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困学纪闻》卷十八:司空表圣云:"戴容州谓诗家之景,如蓝田日暖,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也。李义山玉生烟之句盖本于此。
 
 
三    他人的解读
                                                           
一(黄庭坚、苏轼)
“真瑟乐声说”。宋代诗人黄庭坚、苏轼等人认为这是一首咏物托志诗,物就是瑟,志即诗人对于音乐的见解,从乐器进而论乐音,是诗的主旨。《缃素杂记》中说:“黄朝英曰:山谷道人读此诗,殊不晓其意,后以问东坡,东坡云:‘此出《古今乐志》,云:锦瑟之为器也,其弦五十,其柱如之。其声也,适、怨、清、和。’按李诗‘庄生晓梦迷蝴蝶’,适也;‘望帝春心托杜鹃’,怨也;‘沧海月明珠有泪’,清也;‘蓝田日暖玉生烟’,和也。一篇之中,曲尽其意,史称奇迈占,信然。”
 
二  (汪师韩)
“古瑟自沉说”。汪师韩《诗学纂闻》曰:“《锦瑟》乃是以古瑟自沉。世所用者,二十五弦之瑟,而此乃五十弦之古制,不为潮流。成此才学,有此文章,即己亦不解其故,故曰无故,犹言无谓也。自顾头颅老大,一弦一柱,盖已半百之年矣,晓梦喻少年时事,义山早负才名,登第入仕,都如一梦。春心者,壮心也。志消歇,如望帝之化杜鹃,已成隔世,珠玉皆宝货,珠在沧海,则有遗珠之叹,惟见月照而泪。生烟者,玉之精气,玉虽不为人采,而日中之精气,安闲蓝田。追忆谓后世之人追忆也。可待者,犹云必传于后无疑也。当时,指现在言;惘然,无所适从也,言后世之传,虽可自信,而即今沦落为可叹耳。”
 
三(刘分)
“青衣名说”。《中山诗话》中说:“刘分曰:李商隐有《锦瑟》诗,人莫晓其意,或谓是令狐楚家青衣名也。”这种专为一人赋诗的说法,赞同者不多,早就遭到胡震亨的反驳:“以锦瑟为真瑟者痴,以为令狐楚者,以为商隐庄事楚、淘,必淘青衣亦痴。商隐情诗,借诗中两句为题者尽多,不独《锦瑟》。”(《唐音癸箴》)
 
四(朱彝尊)
“悼亡说”。朱彝尊曰:“此悼亡诗也。意亡者善弹此,故睹物思人,因而论物起兴也。瑟本二十五弦,一断而为五十弦矣,故曰无端也,取断弦之意。一弦一柱而接思华年三字,意其人二十五年而殁也。蝴蝶、杜鹃,言已化去也;珠有泪,哭之也;玉生烟,葬之也,犹言埋香瘗玉也。此情岂待今日追忆乎?只是当时生存之日,已常忧其至此而预为之惘然,意共人必婉约病,故云然也。”(《李商隐诗歌集解》)
五(程梦星)
“琴瑟夫妇说”。程梦星曰:“夫妇琴瑟之喻,经史厉有陈言,以此发端,无非假借。诗之词旨,盖以锦瑟之弦柱实繁多且多,夫妇伉俪厉有年所,怀人睹物,触绪兴思。”(《李商隐诗歌集解》)
六(叶矫然)
“自悔说”。《龙性堂诗话》叶矫然曰:“细味此诗,起句说无端,结句说惘然,分明是义山自悔其少年场中,风流摇荡,到今始知其有情皆幻,有色皆空也。……晓梦、春心、月明、日暖,俱是形容其风流摇荡处,着解不得。

“自伤说”。《李义山诗辑评》曰:“此篇乃自伤之词,骚人所谓美人迟暮也。‘庄生’句言付之梦寐:‘望帝’句言待之来世;‘沧海’、‘蓝田’言埋而不得自见;‘月明’、‘日暖’则清时而独为不遇之人,尤可悲也。”同持此见的尚有《唐诗鼓吹评注》中发表的如下见解:“详玩无端二字,锦瑟弦柱当属借语,其大旨则取五十之义。无端者,言岁月忽已晚也,玩下句自见。顾其意言所指,或忆少年之艳冶,而伤美人之迟暮;或感身世之阅厉,而悼壮夫之晚,则未可以一辞定也。”何焯等人也有相同的看法,论述大致相同,不一一罗列。
八(杜庭珠)
“世事身事说”。杜庭珠《唐诗叩弹集》中说:“梦蝶,谓当时牛、李之纷纭;望帝,谓宪、敬二家被弑,五十年世事也。珠有泪,谓悼亡之感;蓝田玉,即龙种风雏意,五十年身事也。近人汪辟疆也曾说过:此义山自道平生之诗也。意指义山个人身世。岑仲勉则说:余颇疑此诗是伤唐室之残破,与恋爱有关,是从世事角度来琢磨诗意。
九(薛雪)
“感叹无端说”。薛雪在《一瓢诗话》中说:“全在起句无端二字,通体妙处,俱从此出。……锦瑟一弦一柱,已足令人怅望不说;全似埋怨锦瑟无端有此弦柱,遂致无端有此怅望。即达若庄生,迹迷晓梦;魂为杜宇,犹托春心。沧海珠光,无非是贯;蓝田玉气,恍若生烟。触此情怀。垂垂追溯,当时种种,尽付惘然。对锦瑟而兴悲,叹无端而感切。如此体会,则诗神诗旨,跃然纸上。”
十(叶葱奇)
“客中思家说”。这是叶葱奇先生提出的,认为“就通篇来看,分明是一篇客中思家之作”。(《李商隐诗集疏注》)但据吴调公研究,此诗当是诡商隐在郑州家中时所作,那么叶氏说法就碰到了考据学上的质疑,有待进一布澄清。
十一 (方汉文)
意识说
 此外尚有多种解释,如当代学者钱锺书在《谈艺录》中的“锦瑟喻诗说”,吴调公则认为这是诗人晚年在郑州家中所作,是对生平的回顾,哀叹自紙ツ政治抱负没有实现等等。
  笔者曾有感于见解纷纭,而无意弥纶群言,曾提出过一种新解释:“梦幻无意识心理描写”,或是一种意识流描写。主要论证为:
  诗中最后一句云:“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正是梦中心理的具体描述,诗人处于梦幻心理中,梦中事物当时很模糊,只可以在事后追忆中变得清楚起来。从这一观念出发,所有其他疑难可以得到解释。
弗洛伊德把问题简单化了,实际上是因为锦瑟是“弦丝”,引起了诗人的“玄思”,从而“一弦一柱思华年”,就是这种“思”。这是全诗的主题,也是全诗意识(包括无意识的中心),当然更为重要的是,这也是一个中心词“思”。这是另外一种联系,即隐喻的语言符号联系而不仅仅是无意识的心理关联,这恰是后精神分析学家拉康的创造。他的名言是:无意识其实是一个结构,这个结构并不无序混乱的,恰恰相反,它是“像语言那样构成的”,因此对于无意识的解释其实是对语言结构的解读。拉康并不是个文学批评家,但他也曾小试牛刀,在雨果诗的阐释中表演自紙ツ批评方法。他从雨果诗中的“arbre”(法文的“树”)一词联系到萨土恩之树、狄爱娜之树、血液循环之树等。其实是一种类似于意识流文学现相式的解释。
  再进一布以这种无意识批评来深化解释,前人的疑问大多可以冰释。
  诗人无意识中的庄生晓梦、望帝杜鹃、月明珠泪、日暖玉烟因为缺乏无机联系而为人所不解,这正是梦中无意识的特征。庄生望帝两典共同之处是它们的内在因素是同一的,因而形成一种“凝缩”。那么为那些会有月明珠泪与玉暖呢?而珠泪与玉烟都是物质壮态的变化,也是一种变形方式,相征着生离死别。这种物化壮态的描绘正是意识流的特征。在世界文学史上,《锦瑟》这种意识流式描写,其实并不是绝无仅有,我们可以举出两部西方文学的名著与之相比较,一是英国弗吉尼亚•伍尔芙《墙上的斑点》,从墙上的一个斑点联准备到众多事物,人生百态,与本诗从锦瑟之“丝”(生死)而及于古往今来的往事,其关注的中心是这个词,当然,由于中国诗是用意相表达的,所以这种意相也就是一种语词结构。但正如美国诗人庞德所指出:这种意相的特点在于它是“表现”而不是“再现”,这种表现是事物自身的呈现。如晓梦、杜鹃、珠泪、玉烟之类,由这种具体的意相而产生隐喻、联想,乃至浮想联翩,不可以自已。
  另一个是法国普鲁斯特的长篇《追忆逝水年华》,从贡德莱镇一次早饭时的一块小点心引发出四十年生活的回忆。总之,无论是墙上的斑点,还是早饭时的小点心,都是一种意相,这种物相感动人,产生感慨。这就是《锦瑟》的秘密所在,与此同理,西方的意识流小说也就是一种“无韵之《锦瑟》,西方之义山”。
  以上仅是笔者臆会,无意于自立新说,目的在于从现代文艺心理学角度来研究《锦瑟》,却又不以弗洛伊德的理论为规范,寻找更为合理的阐释方式。意识流文学是一种翻新,但是意识流的存在却是自古已有,因此,并非只有西方现代小说家可以有意识流的创造,中国古代诗人亦可以有意识流的作品。当然这种批评方法本身并不属于意识流,我们只是借用其名而已。
元好问早就感叹:“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其实是国代笺注不断,无一家能独领风骚。假如从后阐释学的角度看,郑笺这样的权威是不可能出现的。如果真是如此,岂非更有利于解释的可持续性吗?
以上来自(《锦瑟》的“意识流”批评阐释 方汉文)
 
 
...........
 
 
孤星守月试言
 
     前人如黄庭坚、苏轼“真瑟乐声说”   汪师韩“古瑟自沉说”   刘分“青衣名说”  朱彝尊“悼亡说” 程梦星“琴瑟夫妇说” 叶矫然“自悔说” 杜庭珠“世事身事说” 薛雪“感叹无端说” 叶葱奇“客中思家说”  或者方汉文的西方“意识说” 都是种凶巴巴自以为是说教替义山开腔破喉 都是种破坏诗本意的完美  
 
   唯冯浩继承陶渊明“不求甚解”说有知之所知  而不知所不知 不敢断言  梁启超说:“ 义山的《锦瑟》、《碧城》、《圣女祠》等诗,讲的什么事,我理会不着。拆开来一句一句叫我解释,我连文义也解不出来。但我觉得他美,读起来令我精神上得一种新鲜的愉快。须知美是多方面的,美是含有神秘性的。”是大实话也最得人心   严羽说诗“不涉理路”就这么一回事  叶燮说“呈于象,感于目,会于心”这种美感经验过程是直觉的,非演绎的逻辑;又说:“意中之言,而口不能言,口能言之,而意又不可解” 《锦瑟》当是如此 老子所言“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既是美学 也是哲学 更是诗歌意境的内涵 即《庄子·天道》:“意之所随者,不可以言传也。”  作为后人一直无论美学还是诗歌最常引用到的《锦瑟》只要能如梁启超那种恰似叶燮说“呈于象,感于目,会于心” 是点到为止的鉴赏最好方法了 《周易·系辞上》:“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  后来外人莎士比亚的名言“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锦瑟》其实就是其意无解
   天才是不戴眼镜的 用王国维的话说就是“不隔”  其美就在“不隔”之中 庄子在《秋水》中说:“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 只要能用心去领悟《锦瑟》的诗之美 何必以个人感情色彩去解读

      来源 http://yhch.huashanlunjian.net/t29-topic

郭帅领

avatar
总编辑
总编辑
辛苦呲牙 抱拳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