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诗门户

有诗歌,有生活

登录

找回我的密码



最新主题
» 《2013的诗:郭帅领/破胡》
2014-01-13, 14:52 由 郭帅领

» 《无题(外四首)》
2013-10-01, 19:26 由 郭帅领

» 《夜色(外四首)》
2013-09-22, 12:45 由 郭帅领

» 《时光,下午及省城》
2013-09-22, 12:40 由 郭帅领

» 锦瑟(唐 李商隐) 另类解读
2013-09-22, 12:06 由 郭帅领

» 《望穿秋水》
2013-08-17, 09:22 由 郭帅领

» 《兄弟書》
2013-08-17, 08:42 由 郭帅领

» 《换一种风格》
2013-08-17, 07:59 由 郭帅领

» 《故事里的事(后续)》
2013-08-17, 07:13 由 郭帅领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旧作]夜入荒原(组诗)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旧作]夜入荒原(组诗) 于 2012-09-07, 15:38

郭帅领

avatar
总编辑
总编辑
夜入荒原(组诗)
文/格子(Howard k.)

一、关于西川

(一)

西川消匿于某夜
某人
——哦不,决不会是我
行凶于夜色下的荒原
不再奔逃的孤云
争相积蓄在金黄的天边
释放出火热,黑暗的光线
直射在
俯视下的土地上面
浓郁的水墨完全未及脱离风干
焦虑,映出恶魔的瞳影
岩石已将骨头崩散

是时夜入荒原
我打坐成怀孕的石头,停泊
将自身的来去遗忘
我尤其先将自己瞬移到川东之后
浙川之东,隔离于信徒的教义
路遇九十九个伪造的故事
一千零一句编织的谎言
——那些肇事者,阴谋家
所声称了的,不是西川

(二)

夜色下的山川愈加浓郁
夜色下的荒原也愈加荒凉得浓郁
且看那修行者喝斥
高声将颜面抛之于地
隔着十几道梁子川,竖起的耳朵
反馈不到回音。由此判断——
西川不在他们之中

一轮明月
升腾自那高天之上,我凝思
它必是李白行吟时的
它必是苏东坡行吟时的
也必将是徐霞客行吟时的
我不行吟。由此判断——
西川不在现时之中

(三)

刑徙继续于南方
(此时南方烦扰于躁动)
故雁也远离故土之外
尚未平息。风波迫近了,别无他法。
尚未阻止。又是蓄谋者的一场政变,
尚未成功。刽子手立即阴谋于策划,
尚未结束。屠宰者立即执行于屠杀,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结果也总是惊人地相似

敬羡奉送于西川
(兴许奉送本身不会乐意)
猜测于他亲身面对的反应
猜测于与一禾,海子为友时的西川
猜测于东西方文化的交融时的西川
猜测于功成名就时的西川
猜测于轰动效应时的西川
猜测于诗人行脚于夜入荒原
猜测于我所理解的西川,执行时的西川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结果也总是惊人地相似

(四)

毕竟行脚于大地多年。坐看
红莲犹凤凰般涅槃
枯木在无妄的水界生根
春天在烂泥里萌发
我也不能妄加评论

毕竟行脚于大地多年,仰首
沧海迁徙成桑田
钝喙不停地泣出精卫的血来
水滴竟能将石块慢慢磨穿
我也不能私自窥见

毕竟行脚于大地多年。远眺
浮萍甘愿在漂泊里风渡残年
仙人掌尚且在沙漠里抗拒干旱
溪水还能在高山上对低处垂涎
我也不能横生枝节

(五)

终至是
寻觅多年,未果
我俯伏在地,形神俱碎
2012.08.04初稿于杭州
(注:Howard K.即Howard Kwok(霍华德·夸克),我的英文名。)

二、不是诗歌的诗歌

(一)蝙蝠与黄羊

一只蝙蝠,一群蝙蝠
飞入黑夜。黑得活像
黑夜下的黑

一只黄羊,一群黄羊
跑入荒原。黄得好像
荒原上的黄

黑夜之下,荒原之上
蝙蝠遇见了一只黄羊

黑夜之下,荒原之上
蝙蝠吞没了一群黄羊

(二)数字

黄色的129
绿色的129
红色的129
树皮上刻着129
草场上刻着129
花蕊上刻着129

黄色的129
黑色的129
红色的129
石台上也刻着129
灯盏上也刻着129
鞋底上也刻着129

(三)烛台

烛台也会发光。无人去点燃
战火燃烧在荒原上。荒原上
升起洁白的花
鲜血浇红的花,夜色下
如同升起了不灭的太阳

烛台也会哭泣。不曾待人靠近
暴风雨泼洒在荒原上。荒原上
张起血红的旗帜
白骨堆积的旗帜,夜色下
如同高高地绑架了太阳

(四)绿

流淌着绿的荒原
流淌着的叶绿素是植物的魂魄
流淌在绿色生命体的
叶子和根茎

绿色的脉络就像掌纹
惊醒了夜色下的潜没者
却不肯浪费一丝
流淌着输送来的绿

(五)脚印

脚印跟踪到血色下的荒原
荆棘树和荆棘鸟轮番泣血
夕阳西下后火热并未散去
一股脑地流动漆黑的气团

荒原下的脚印愈踩愈深沉
血色也在漆黑来临前隐匿
消失的白蝴蝶垂涎于美餐
最终枯死在水沟的乳酪边

抬头凝神望见红彤彤的天
鱼肚白即将绽放妖冶的云
残存的枯木伸出腐朽的掌
阵阵踢踏脚步震地空作响
2012.08.05初稿于杭州

三、不是抒情的抒情

(一)破

破宫殿修得照样富丽堂皇
破桥梁修得照样规模宏壮
破陵墓修得照样天圆地方
破庙宇修得照样好像天堂

谁也改变不了

破思想修得照样是破思想
破肉体修得照样是破肉体
破灵魂修得照样是破灵魂
破信仰修得照样是破信仰

谁也改变不了

(二)舞台

正厅的歌舞达到了高潮
偏厅的表演达到了高潮
众乐乐不如独乐乐
无人欣赏,我自仰天长啸
无人期待,我自大地悲歌
我看见了满世界的仰慕
我看见了满天飞的喝彩
然后我的腰板
被现实所压跨

(三)醉

喝醉了酒,酒是酒店外面的酒
酒店外面的酒也算得上是好酒
喝酒的时候
朋友顺便调戏下服务员
那服务员是女的,脸红的跑开
然后我们敞怀大笑

(四)天堂

我在喝醉酒的时候
常常地想天堂是个什么样子
是跟地狱一个样子
或者是跟现实一个样子
抑或者
我们都是被它驾驭的
一个棋子

(五)眩晕

一只苍蝇眩晕了
一只蚂蚁眩晕了
一只自号为人的眩晕了

哦,他们都被眩晕了

苍蝇眩晕了
照样毫不眩晕地飞
蚂蚁眩晕了
照样毫不眩晕地爬
自号为人的眩晕了
照样肆无忌惮地胡作非为

(六)家

家是漂泊家的家,家是远行家的家

家是羁留家的家,家是停伫家的家

家是另一个家的根源,家是另一个家的宿敌
2012.08.06初稿于杭州

四、写给默默

(一)

默默,默默,你的名字是默默

你是姓李,姓高,或者姓何?
你是豪放,高傲,或者婉约?
你到底是在那伊水河岸,还是那天外来舶?

默默,默默,你的名字是默默

你带来花儿的恭迎,鸟儿的啼啭?
你聆听波涛的深沉,马儿的轻啸?
你究竟是人间最圣洁的灵,还是那最纯净的结晶?

默默,默默,你的名字不仅仅是默默

默默,默默,最初的名字是我
最终的也必归结于我

(二)

默默,默默,你的名字是默默

你轻掂脚尖时的可爱,你涉水而过时的活泼
你手腕儿轻扬起的朝露,你白纱裙风迎起的绰约
你到底是在等候某个约定,还是承受我不准时赴约
的冷落?

默默,默默,你的名字是默默

你嘴角上翘时的甜蜜,你红唇轻吟时的遗笑
你眸珠泛起的泪光,你俏脸初起的羞红
你究竟是在责备某个人的失信,还是责备我的不肯苟合?

默默,默默,你的名字不仅仅是默默

默默,默默,最初的名字是我
最终的也必归结于我

(三)

默默,默默,你的名字是默默

你的素衣在夜色中日益显赫,你的孤影在荒原上日
益纤弱
你在不是白色的空隙里日益狭窄,你在没有水迹的
空旷里闻月起舞
你到底是对某些东西的惩罚,还是对自己的狠厉惩
处?

默默,默默,你的名字是默默

你的脸颊在黑暗里并不苍老,你的睫毛在荒蛮内继
续闪耀
你的眼瞳曾经对月光包含深情,你的手指曾经对星
星沦陷情网
你究竟是对自己的善良斥责,还是对罪恶的纵容?

默默,默默,你的名字不仅仅是默默

默默,默默,最初的名字是我
最终的也必归结于我

(四)

默默,默默,你的名字是默默

不仅仅是轻盈
不仅仅是婉约
不仅仅是良善
……………

默默,默默,你的名字是默默

不仅仅是蹙眉
不仅仅是迷失
不仅仅是落漠
……………

默默,默默,你的名字不仅仅是默默

默默,默默,最初的名字是我
最终的也必归结于我

(五)

默默,默默,你的名字是默默

默默默念:
默默,默默
默默,默默
…………

默默,默默,你的名字是默默

默默默念:
默默,默默
默默,默默
默默,默默
…………

默默,默默,你的名字不仅仅是默默

默默,默默,最初的名字是我
最终的也必归结于我
2012.08.12晚初稿于杭州

五、炎热的午夜我冰凉在即

(一)

夏日
炎热的午夜我冰凉在即
四周的黑暗臃肿了空气
以至于我伸不出五指

冬日
炎热的午夜我冰凉在即
久候的困倦越来越浓
以至于我双目失明

(二)

大荒,高天
凌乱的理智格外孤独
残淡
灰暗的光洒落回那皎洁的月
在皎洁的月光之下
是久盛不衰的绿
树木和人影
碾转其上

(三)

又是一片浓厚的绿
向喝醉了酒的路人招手
旅途越走越长
绿荫是行路者的家园
衣袖里的书信便是故乡

又是一段不可行的沼泽
妄图吞噬过路人的生命
双手合什
思念越扯越长
扯到了树梢上的明月便是故乡

(四)

我伫立在荒原之上看星星
黑天之下并没有月光
黑天之下并没有迷茫
星星发出星星的星光
远行人流出远行人的泪

我伫立在荒原之上看星星
假若太阳同在
假若白玉悠长
思念的星星哭出星星哭出的泪
远行人散发远行人思念的光

(五)

有时,我在车上
就会想起那夜
那片孤零零的荒原
孤立在
那方黑暗之下的夜晚
之下
我孤注一掷
抛出一戟
狠狠地砸在窗台上
那窗台顷刻化为粉碎
粉碎成黑夜下的荒原上
我还坐在车上

(六)

这落寞的夜并不落寞
时光匆匆
也似落寞那样忧伤
奔涌在落寞的荒原上

落寞的荒原
潮水似时光流淌
夜百合的芳香倾泻
我轻蜕成一朵夜百合的模样
光明
黑得像夜
2012.08.17于杭州

六、路的传闻

(一)

这夜便黑了
这路更近了,这夜便黑了
这路爬过荒原,向远方去了
这路爬过漆黑,向漆黑的所在去了
这路也便黑了

这路便黑了
这夜便来了,来了也便是走了
荒原在夜的上空,黑在荒原的上空
这路便来迟了,黑也便来迟了
这夜便黑了

(二)

一条路流过黑色的金属大马
一条河蜿蜒成那条路的模样
一团黑弥漫成一方原的面纱
一个夜轻易地将一朵花摘下

我流落成那头硫磺色的大马
我蜿蜒成那条路或者河的花
我弥漫成荒原之上面纱之下
我重新装饰成黑色来临之前

一条路,一团黑,一方荒原
我的腿骨日益腐烂,发臭
在历经路,黑,荒原的浸泡后
我蜕变成那朵孤零零的野花

(三)

有关路的传闻
它来了,像风儿一样
瞧,是路的小脚
轻轻地掂来了,不着痕迹的
带走了黑
带走了荒凉
也顺便
把夜与原野
也带走了

有关路的传闻
它也便不复存在了

(四)

路不见了,静得可怕
脚也放下了,静得可怕
路的前面是岔路,脚的前面是岔路
它们都是岔路
都静得可怕

路荒芜了,夜便来到了
头颅也垂下了,夜便来到了
路的前面是头颅,头颅的前面是头颅
它们都是头颅
夜便来到了

(五)

人的脚停滞了,方向便停滞了

月光下的眸子啊
华丽丽如水,眺望远去
试图透过这层层迷漳
努力攀越生命的第N次
路的前方继续向前
直到捕捉到影子的背后

影子的背后是一丛凤尾竹的影子
凤尾竹的影子的上面是凤尾竹

影子是夜的影子
影子是黑的影子
影子是路的影子
影子是荒原的影子

影子是人的脚步停滞
逗留在地上的影子
影子投射在地上
前面站立的还是影子

(六)

我吞下夜的影子,吞下黑的影子
伪装成路的模样
欺骗过荒原,欺骗过这无边空旷的绿
蛮横的绿,并不存在的绿

曾经驾驭一条虫子的轰鸣
一根草的喧嚣,一小朵花儿的妖冶
——操纵
我的野心大到足以令自己做到言不行行不止

黑撕裂夜的外衣,也来凑热闹
我的名字是路啊,路的名字也只是路
我向一条河,一棵树敞开一条路应有的风光
我只是路,一条永远无法达到的路

在路的梦里我也是路
路的现实容不得我拥有路才有的梦
我不得不苟延残喘
奉命而过,并且危在旦夕

(七)

我只是一条路,路旁白骨累累
白骨旁边是无数金银财宝
白蛆与臭虫先后爬过,唯独看不到苍蝇
嗬,夜又来临了

路是长的,我不止一次地看到过荒原
夜也是长的,长到我曾经坐地嚎啕大哭
完全不顾男子汉
与一个君子应有的形象,把自己的破碎拆得更加破碎

在遥远或者近程的路上,黑夜与荒原的旁边
完美并不存在,这不需要领悟
我却用尽了自己一世的英名
与荒谬创造了一个不曾有过的谎言
夜便来临了,路也来临了

(八)

今夜,我端坐荒原上,菲菲
今夜,我用画笔为你画出无以倾诉的哀伤
今夜,我只要你
今夜,我舍下这一身皮囊
今夜,我要与你相会
今夜,我不会哭,菲菲
今夜,山杜鹃会开

今夜,你走吧,菲菲
今夜,将会是最后一面
今夜,我只属于你
今夜之后,黑夜必不再来
今夜之后,我们必不再见
今夜,你不要哭,菲菲
今夜,夜百合会开

(九)

我燃烧成一朵花的妖娆
吐露冰雪的冷泉
这暑月里的寒,竹节里的寒
这万物银白素裹折射成的黑
依旧是荒凉下的荒原

我闭眼,冥想成蔚蓝色的海
宁静安详,啊不,是荒废破碎的海
与同样荒芜的天空相撞
与灵魂的颜色接近
银白折射下的黑色的荒原

(十)

我接受了恶魔的***
与路狼狈为奸,与邪恶狼狈为奸
我的信仰是撒旦,我就应该为丑恶负担

我对诅咒下了诅咒,恰好的是路
路的名字是我恰好遇到的
良善的,纯真的路啊
在邪恶的黑,邪恶的荒辖治下
——路本身是良善的呀

路是良善的呀,路并不责怪路的无知
路并不厌恶自身的放纵
路只知道我是被路所厌恶了的
我也知道这些
所以我就被路铺就成了路
黑夜下的荒原上的路
2012.08.19于杭州



有诗门户

avatar
admin
admin
一个人的荒原,一个人的夜,一个人的忧伤。。。。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